半存

我有病。

【周叶】再三 (1)

*作家周x摄影师叶

*现代日常。

*大概是是一个“你教我如何活,我教你如何爱”的故事。

*日常OOC。



被叫去拍杂志封面的叶修今天又迟到了。

叶修对这些商业片摆在明面上的不喜欢,多半显示在极力推辞拍摄和能迟到多久就迟到多久上。但即便业内都知道叶修的德行,却只能屈服于他镜头下的极致——模特为了那一刹那的光与美,各类大小公司为了长久的赞美与惊艳,依旧只得老实陈恳地邀请他。

原本是上午十点准备开始拍摄的,等叶修到了已经在饭点前后,女模特已经补了很多次妆,原本为了拍摄而攒好的心情已然不复存在,只能平着嘴角数完几粒米饭而后对着刺眼的灯抛眼刀。

开拍前叶修又抽了一根烟,一边看着室内的布景叫旁边的小伙子把模特旁边的两组道具搬到了远处,原本准备搭着道具摆造型的模特有片刻的束手无策,最后只得叉腰草草地摆了一个最简单的造型。

今天的主题是“零度空间”。模特一头纯白长发,身着一条纯白的连衣裙,裙上有如雪花的暗纹,裙尾一直拖出镜头外,配合模特削瘦高挑的身材和冷清到极致的表情——虽然叶修从镜头里看觉得模特的眼神仿佛是用冰凌把他扎了个遍,但第一声“咔嚓”后电脑上出现的原片就有一种令人呼吸一滞的锐利又单薄的美。

叶修心想:迟到也是有技巧的,你瞧瞧这眼神,得劲儿。

原本预计要两三个小时才能拍完的主题,在模特今天特别突出的气场中缩短到了一个小时。结束后叶修坐在场边休息,旁边慕名跟着叶修跑了几场拍摄的小实习生在他身旁晃荡,瞥了一眼叶修的手机道:“叶哥你手机屏保还是这个人呀?”

“嗯。”叶修灭了屏幕,“这不还没找到嘛。”

叶修的屏保是他还在大学时某次采风拍到的一个人。初夏傍晚的公园刚接受完雨水的洗礼,太阳落在新绿的叶子上,在地下投出斑驳的影子。树林间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细碎的光洒在他脸上。叶修往前走时恰巧长椅上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四目相对。

对方还未回过神时叶修就按下了快门,镜头中少年的眉目似乎融化在光里,世界都仿佛静止了下来,只有树叶沙沙声扫过耳畔。

按下快门之后叶修感到了一丝尴尬,然后他就做了他此生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叶修溜了。

采风突然中止,叶修马不停蹄的赶回酒店,将照片导入电脑。屏幕上,少年的眼神又疑惑又随意,微风将他的头发吹起,整张照片仿佛雷诺阿的画。

彼时的叶修只是个热爱摄影的学生,社交网站粉丝只有五百,他思考了很久,将照片传到了网上。

 

@一叶之秋:@一个陌生人,今天很冒昧,如果你看到了就来找我。

[图片]

19:07

 

没想到这张照片无法收拾地飞速火了起来,从那时的几百粉丝开始,一路被营销号和大V转发,叶修的粉丝也以肉眼可见速度增长,几乎一照成名。

大约是少年的脸实在太过惊艳,亦或是那时阳光正好风也正好,那种夺人心魄的气质不可抑地从屏幕中流露出来,不管是少女心少男心还是少奶奶心,一概都要被攫去。

尽管这张照片一时风头无两,但照片上少年的消息却石沉大海,到如今叶修大学毕业已经三年了,依旧没有人回应他。为了防止自己事太多忘了,叶修一直把这张照片当屏保,就算不作为提醒,这张脸也很符合摄影师的审美要求,虽然一张少年的脸出现在叶修的手机上…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过了两天,叶修收到了之前拍“零度空间”那本杂志编辑的消息。

 

我不当编辑了啊啊啊 [12:14]:

叶神你看一下这个文案合适吗?

[word文件]

君莫笑             [12:15]:

嗯?你们定就好了,哥要规划国家大事就不看这个了,我相信你们的专业水平。

我不当编辑了啊啊啊 [12:15]:

那您就当消遣地有空看看吧不打扰您嘞我去催稿了后会有期!!!!!

君莫笑             [12:17]:

走好。

 

不过叶修还是打开了文件。

 

君莫笑             [12:18]:

等等你回来!这个文案是谁写的?

我不当编辑了啊啊啊 [12:18]:

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

我不当编辑了啊啊啊 [12:18]:

我也不知道,他们不知道找谁写的,我觉得挺好的呀??叶神您不满意吗!!

君莫笑             [12:18]:

没有,你去忙吧。

我不当编辑了啊啊啊 [12:18]:

好的叶神再见了啊啊啊啊!!!

 

叶修登上他的帐号,打开文案复制粘贴了一句话。

@君莫笑:低于冰点的世界里,连你看着我的眼神都仿佛在结晶。

[12:25]

 

@沐雨橙风:你是在说那个用眼神杀死你的女模特吗哈哈哈??// @君莫笑:等你看我前两天的新片就知道了。// @夜雨声烦:我的天啊叶修您是恋爱了还是喝多了诗兴大发?还是被盗号了!!哈哈哈哈哈哈摄影大神转型凄惨文字博究竟为哪般?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今日的《走进叶修》// @君莫笑:低于冰点的世界里,连你看着我的眼神都仿佛在结晶。

 

的确,叶修看到这句话时,仿佛看到了女模特的眼刀,神秘的力量驱使着他把这句话发了出去。

 

今天难得没有工作,天气又刚好,这么完美的日子,叶修当然是选择,在家睡一下午。

醒来时天已经半黑,伴随着肚子“咕”地一声,叶修趿着拖鞋去楼下小店吃了一碗面。回来时单元门前停着搬家公司的车,叶修看了一眼想着,又有人来养老了。

叶修现在住的地方离市中心稍微有点远,但是小区安静,住户不多,环境也不错,十分适合叶修这种上班时间不定工作起来日夜不分的人颐养天年。

等到叶修到了家门口才发现是他的对面在搬家,怪不得前段时间他偶尔会听到对面的叮叮咚咚声,但是对面的施工好像巧妙地避开了他休息的时间,叶修都还没有经历和装修公司对峙这样人生必须面对的墨菲定律,就即将迎来他的新邻居。

大门敞开着,工人还在往里面填家具,叶修往里面张望了一下,整个屋子的颜色基调基本是白色或是浅色,大厅的灯颜色很温柔,让这个屋子干净又不显得冷清。

反观叶修的房子就如同千千万万的不拘一格的男性,除了能满足生活需要,其他的和猪圈没什么两样。偶尔沐橙和沐秋来找他时他才会宛如咸鱼一样拖拖沓沓地整理出一些不像猪圈的模样来。吐槽他的屋子已经成为了苏沐秋见到他的第一话题。

苏沐秋:“叶修我觉得一个追求美的摄影师也应该追求自己家的美。”

叶修:“我的摆放非常艺术,符合我对美的一切要求,地上每一件衣服摆放的角度都是有讲究的。”

苏沐秋:“如果你哪天被地上的东西绊倒摔了个狗吃屎,你在地上优美的身型一定能让你的家变得更美。”

 

叶修确信他的新邻居已经入住了,但是由于叶修诡异的作息时间,他一直没有见过他的新邻居。

周六,苏家兄妹照常来找他胡侃,几乎不开灶的厨房终于在苏沐橙最近正在学菜想要大露一手的恳请下有了烟火气。而叶修被他们推出去买饮料,顺便把之前冰箱里已经过期半年的饮料都扔了。

苏沐秋对着清理完的冰箱叹道:“叶修这个人没用了,谁能来管管他救救他,我真的怕他哪天死在家里。”

叶修拎着一大袋垃圾出了门,恰巧对面的门也开了。

叶修看着对面走出来的人差点让垃圾脱了手。

我终于可以换屏保了,叶修心道。


tbc.


虽然看起来小周没有出场可是他已经偷偷打了三次酱油了不是吗x

*大学时叶修帐号是一叶之秋,毕业后改成君莫笑。

评论(4)
热度(30)

© 半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