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存

我有病。

【周叶】再三 (3)

开始放飞自我了…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什么一个字扣半个小时拜拜了您嘞!


周泽楷:“??”

叶修突然笑得如宜春院门口招手的妈妈:“只要以后你做饭了喊我一声,我可以按月付钱的。”

周泽楷以一种混杂着迷茫震惊和说不出的语气回答:

“嗯。”


但是叶修没想到周泽楷跟着他进了家门,他本来打算把笔电捧过来。

叶·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干家务·绝杀猪圈窝的主人·修有点不想看背后周泽楷的表情。

“咳…这几天太忙了没理。”

“…”

这次连嗯字都省略了,叶修如鲸鱼梗在喉。

而正在被叶修念叨的周泽楷本人看着邻居家,内心已狂奔过四大名著一般多的丰...

12

【周叶】再三 (2)

手机屏保上的少年突然变成真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件事还是有一定的冲击力的,虽然他头发短了气质成熟了看起来更帅了…叶修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开玩笑,每天看手机一万次的时候也看了这张脸一万次啊!

叶修在楼梯口陷入沉思的时候对方已经下了楼,叶修立马跟了上去——暗暗地,也就是,跟踪。

他叶修活了二十几年还没干过这么怂的事情,他平时装怂倒是在行,现在真怂起来他只能安慰自己这是跟随着自己的心,从心嘛。

所以叶修拎着垃圾袋一路跟着屏保少年把小区逛了个遍。

为什么饭点要逛小区啊?什么操作??

回到自己单元门楼下了叶修才发现他垃圾也没扔,饮料也没买。

等叶修再买回饮料回家,已经大半小时过去,一桌菜...

2 16

【周叶】再三 (1)

*作家周x摄影师叶

*现代日常。

*大概是是一个“你教我如何活,我教你如何爱”的故事。

*日常OOC。


被叫去拍杂志封面的叶修今天又迟到了。

叶修对这些商业片摆在明面上的不喜欢,多半显示在极力推辞拍摄和能迟到多久就迟到多久上。但即便业内都知道叶修的德行,却只能屈服于他镜头下的极致——模特为了那一刹那的光与美,各类大小公司为了长久的赞美与惊艳,依旧只得老实陈恳地邀请他。

原本是上午十点准备开始拍摄的,等叶修到了已经在饭点前后,女模特已经补了很多次妆,原本为了拍摄而攒好的心情已然不复存在,只能平着嘴角数完几粒米饭而后对着刺眼的灯抛眼刀。

开拍前叶修又抽了一根烟,一边看着室内的...

4 30

#证明我还活着#
#全职动画都出了我一定会回来的#
#flag高高挂起系列#

叶师傅你手慢点儿

只是想吐槽之前全职动画PV里楷皇的黄毛,拖了很久…
并没有什么叶周或周叶向。
好啦,小周黄头发我也爱他。
短到飞起。

————————————————————

周泽楷遭遇人生重大危机。
他成了黄毛。
他再也不是忧郁贵公子了。
配上脸充其量算是不可描述之贵族中的清新之风。

还得从上个礼拜说起。
被身边人好多人说“小周你这头发忒长了快要成背影杀手了”之后,周泽楷决定去剪个头发。
他很多年都在小区里面的一家理发店剪头发,里面好几个小姑娘,每次他去,都杵一旁指指点点让理发师绝对不可以破坏她们男神的高贵形象。所以周泽楷的发型一直算打理得比较精致。
但是这家理发店最近装修。挂一牌子,要过三个月再开门。
得了,他的头发要是过三个月…...

4 13

【叶周】鹊栖桥(下)

上下一共才7k我就写了好几天…虽然其中有出高考成绩和一干事情阻碍但是……

果然是脑子不好使的问题x

话说这两个人相互撩又相互猜来猜去的累死旁边吃瓜群众

10

    “叶修。”周泽楷回眸看着身后拉住他的人,确认似的低语道。

    “为何要跑?”叶修拽着他的衣袖。

    周泽楷垂着眼不作声。

    “若你是在意这个,”叶修抬手,那半截红线从指缝间垂了下来,“那便眼不见为净。”...


5 78

【叶周】鹊栖桥(上)

*每日都陷在到底是周叶还是叶周的漩涡中难以自拔…这两个人有种势均力敌恰到好处的气场,总觉得怎样都行x

*大坑不填开小坑,怡情。

*俗套的情节,俗套的故事。

    城东闹街半里远,鹊桥姻缘一线牵。

 

01

    正月半,赏花灯。

    城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大户人家得在那时得出些份子钱,再依次坐庄,叫些戏班子还是舞龙的,给大家瞧瞧。年头将过了,这算是年里仅剩的娱乐,往往做的并不比除夕时小气。

    周家...

11 75

*贴一个早两年的不知名玩意儿…就当放着存档


一艘飞船静静地停在宇宙中。

“西塔,搜索一下最近的星球。”

“绿水星-14,先生。”毫无波澜的电子女声响起。

“上面曾经有过生命体吗?”

“绿水星人,人类的描述是:幼稚而滑稽。软体类。”

“有人来过这里?”

“这是人类发现的第一颗有生命体的星球,先生。”

“西塔,你除了先生还会叫我什么?”

“女士。”

“西塔,你是人类吗?”青年靠在宽阔的椅背上问道。

“我是第七十四代智能光脑西塔。”

“现在宇宙中还有人类吗,我是说,除了我以外。”

“人类在星历25866年灭绝了,先生。”

“不,人类没有灭绝,你看,我还活着。”

“单...

2

【盗笔】十年绵绵

早上小伙伴问我8月去不去长白…那时候作为一个高三狗已经开学了,娱乐项目早就停了。
前几年一直想着,肯定会去,然而:)

长白山的风雪在夏季带着青葱气息的阳光下消停,森林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着,仿佛一首古老的歌谣,低沉而缓慢地流淌,带着自然的气息,造就了虬结的古木与墨绿的青苔,诉诸千万缕细细的思绪,消散在仍清冷的空气中。

每一棵树都共享着记忆,在他们这十年的记忆中,一直有一抹身影。

他的面庞一年年瘦削,栗色头发长了又短,有一次甚至变成碎碎的板寸。

每次来长白,他都挑了夏天,一个人从山脚爬上来,脚印层层叠叠累积,踏访了山脉的许多地方。

他来了,花上一整日的工夫,却不像别的游客不停地记录风景,只...

12

【双花】喵,喵喵喵。

一发完结,短篇。

喵星人孙×喵星人乐

ww


“老大!就是那个人…不对,就是那只猫!昨晚偷了我们的小鱼干!就是他!”猫小弟A喊道。

片区老大孙哲平舔了舔爪子,气宇轩昂地走向了站在围墙上的那只猫。

为什么一只猫的名字叫做孙哲平,嗯,因为小弟们都说,取一个人类的名字比较有逼格。

孙哲平轻松一跳,跳上了墙,慢慢接近那只看起来小小却一直向孙哲平呲牙的猫。

“喂,你,偷鱼干贼,”孙哲平在离他不远处停下,两只耳朵抖了抖,“你叫什么名字?”

对面那只猫扭头不理。

片区长有点炸毛,竟然无视他,跑过去就是一爪子。

“喵——!!”

“你妹!”那只猫吓了一跳,“你有病啊!为毛挠老子!”

孙哲平觉得这只猫有点不可理喻。

“下...

35
 
1 / 2

© 半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