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存

杂食

暗恋真的是件苦涩又甜蜜的事啊。

喜欢一个男孩子,找他聊天侃大山,内心兜兜转转想问的事总问不出口,想套的话也准备不好。夜晚只剩手机灯光,刺得眼睛都要流泪还得模模糊糊回消息,怎么敢先结束好不容易打开的话题呢。
偶遇一下就紧张到吃不下饭,连最好吃的蛋黄包都寡然无味。
"我好像显得很匆忙,好傻,头发好乱。"
"今天穿的衣服也太随便了,我平时也有好好打扮啊。"
想让他注意到自己,又不敢面对他。
隔着屏幕哒哒哒打字也要斟酌再三,一不小心发多了觉得自己啰嗦。
这是单纯的少女情怀,单纯的喜欢,单纯的荷尔蒙吸引,根本没有诗意,但生活就仿佛有了调味剂,酸甜苦辣自知。

喜欢一个女孩子

2 16

【叶喻】糖果怪兽

*叶神喻总之前均有白月光
*非正常恋爱
*OOC  略黑  高亮注意!
*≈R15之类的轻微描写,(现在还)不是色情博主!!
*叶喻走肾→走心 PYor爱人傻傻分不清
*以上设定请注意避雷!避雷!避雷!
*再次请避雷!!不喜尽快退出!!

喻文州是不喜欢甜食的,却花了几乎整个少年时代,追逐着一道身影进出大大小小的甜品店。点了一份最苦的可可,温暖南方的秋日依旧没有一丝凉意,杯子里飘出来的蒸汽让坐在窗边的俊美少年鼻尖微微出汗,桌上摆着一小份蛋糕,他就着远处的侧影,一口口地把糖分运输到四肢百骸。

真难吃,少年心想。

"喻文州?"

突然从回忆中被拉拽出来,喻文州抬起头...

2 82

今天终于和很久没见的云哥 @雲驀喵喵喵 见面惹!
让你们云哥给我当了一次人肉快递  为了报答 让他吸猫吸了个爽x
收到本子真是激动得不行…准备开学放寝室供着 每天看一眼当作一种鞭策…
【暗箱操作有签名的本!私心不把签名放出来了(●'◡'●)】
希望云哥去大东北注意身体!啾啾!
也希望他早点填完坑(被杀

1 15

【荒连/双龙】 秋樱

气死我了…发了好几次都被莫名其妙删除我到底有什么mg词啊…
删游很久了,但同人坑还扎在里面。
*都是觉醒皮。
*升级设定是幼年到本体。

1.
这是一个有些冷清的小寮。
主人晴明意外地不那么热衷于召唤式神,也不喜欢过分刺激的挑战。
虽然晴明曾经热血过,也曾在八岐的血口下与式神们并肩战斗过,但是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现在的晴明多半在喝茶,或者是在喝茶的路上,或者是在找源博雅喝茶的路上。
帚神依旧每日勤恳地扫着怎么也扫不干净的地,任凭春去冬来的,院里的樱花树都已经可以蔽日。
隔壁的寮都知道,这是一个养老寮。
因为这个寮,从没有出现过强大的式神。

2.
晴明攒了一堆符咒,有时候拿着他们像数钱似的拨一拨,夜深人静时还想...

8 111

叶师傅你手慢点儿

只是想吐槽之前全职动画PV里楷皇的黄毛,拖了很久…
并没有什么叶周或周叶向。
好啦,小周黄头发我也爱他。
短到飞起。

————————————————————

周泽楷遭遇人生重大危机。
他成了黄毛。
他再也不是忧郁贵公子了。
配上脸充其量算是不可描述之贵族中的清新之风。

还得从上个礼拜说起。
被身边人好多人说“小周你这头发忒长了快要成背影杀手了”之后,周泽楷决定去剪个头发。
他很多年都在小区里面的一家理发店剪头发,里面好几个小姑娘,每次他去,都杵一旁指指点点让理发师绝对不可以破坏她们男神的高贵形象。所以周泽楷的发型一直算打理得比较精致。
但是这家理发店最近装修。挂一牌子,要过三个月再开门。
得了,他的头发要是过三个月…...

4 13

【叶周】鹊栖桥(下)

上下一共才7k我就写了好几天…虽然其中有出高考成绩和一干事情阻碍但是……

果然是脑子不好使的问题x

话说这两个人相互撩又相互猜来猜去的累死旁边吃瓜群众

10

    “叶修。”周泽楷回眸看着身后拉住他的人,确认似的低语道。

    “为何要跑?”叶修拽着他的衣袖。

    周泽楷垂着眼不作声。

    “若你是在意这个,”叶修抬手,那半截红线从指缝间垂了下来,“那便眼不见为净。”...


5 78

【叶周】鹊栖桥(上)

*每日都陷在到底是周叶还是叶周的漩涡中难以自拔…这两个人有种势均力敌恰到好处的气场,总觉得怎样都行x

*大坑不填开小坑,怡情。

*俗套的情节,俗套的故事。

    城东闹街半里远,鹊桥姻缘一线牵。

 

01

    正月半,赏花灯。

    城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大户人家得在那时得出些份子钱,再依次坐庄,叫些戏班子还是舞龙的,给大家瞧瞧。年头将过了,这算是年里仅剩的娱乐,往往做的并不比除夕时小气。

    周家...

11 75

*贴一个早两年的不知名玩意儿…就当放着存档


一艘飞船静静地停在宇宙中。

“西塔,搜索一下最近的星球。”

“绿水星-14,先生。”毫无波澜的电子女声响起。

“上面曾经有过生命体吗?”

“绿水星人,人类的描述是:幼稚而滑稽。软体类。”

“有人来过这里?”

“这是人类发现的第一颗有生命体的星球,先生。”

“西塔,你除了先生还会叫我什么?”

“女士。”

“西塔,你是人类吗?”青年靠在宽阔的椅背上问道。

“我是第七十四代智能光脑西塔。”

“现在宇宙中还有人类吗,我是说,除了我以外。”

“人类在星历25866年灭绝了,先生。”

“不,人类没有灭绝,你看,我还活着。”

“单...

2 1

【盗笔】十年绵绵

早上小伙伴问我8月去不去长白…那时候作为一个高三狗已经开学了,娱乐项目早就停了。
前几年一直想着,肯定会去,然而:)

长白山的风雪在夏季带着青葱气息的阳光下消停,森林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着,仿佛一首古老的歌谣,低沉而缓慢地流淌,带着自然的气息,造就了虬结的古木与墨绿的青苔,诉诸千万缕细细的思绪,消散在仍清冷的空气中。

每一棵树都共享着记忆,在他们这十年的记忆中,一直有一抹身影。

他的面庞一年年瘦削,栗色头发长了又短,有一次甚至变成碎碎的板寸。

每次来长白,他都挑了夏天,一个人从山脚爬上来,脚印层层叠叠累积,踏访了山脉的许多地方。

他来了,花上一整日的工夫,却不像别的游客不停地记录风景,只...

15

【双花】喵,喵喵喵。

一发完结,短篇。

喵星人孙×喵星人乐

ww


“老大!就是那个人…不对,就是那只猫!昨晚偷了我们的小鱼干!就是他!”猫小弟A喊道。

片区老大孙哲平舔了舔爪子,气宇轩昂地走向了站在围墙上的那只猫。

为什么一只猫的名字叫做孙哲平,嗯,因为小弟们都说,取一个人类的名字比较有逼格。

孙哲平轻松一跳,跳上了墙,慢慢接近那只看起来小小却一直向孙哲平呲牙的猫。

“喂,你,偷鱼干贼,”孙哲平在离他不远处停下,两只耳朵抖了抖,“你叫什么名字?”

对面那只猫扭头不理。

片区长有点炸毛,竟然无视他,跑过去就是一爪子。

“喵——!!”

“你妹!”那只猫吓了一跳,“你有病啊!为毛挠老子!”

孙哲平觉得这只猫有点不可理喻。

“下...

36
 
1 / 2

© 半存 | Powered by LOFTER